logo图
找寻李商隐

文章来源:河南日报 第13版:精彩周末行走中原时间:2018-09-21 11:27点击次数:1234

公元815年,文坛领袖韩愈写道:“李杜文章在,光焰万丈长。伊我生其后,举颈遥相望。”意思是李杜文章太牛,我们后人只能抬头遥望,咋都追不上。

    这时,在河南获嘉县县衙,县令李嗣正课子读书,他两岁的儿子(生于公元813年)极为聪明。李嗣想,这孩子长大可能会有点出息。

    李县令没猜错,这孩子长大有了大出息,他成了承继“李杜”之人。

    李县令给爱子取名商隐,字义山,希望他像秦汉隐士“商山四皓”一样,有德有才不求闻达。

    清初著名诗论家吴乔称,“唐人能自辟宇宙者,惟李、杜、昌黎、义山。”所谓“自辟宇宙”,是指还未被前人深入表现的无垠的人类心灵世界。李商隐所辟宇宙,是一个绵延无尽的曼妙虚空。李商隐的世界,不可解释,不可笺注。俗说“千家注杜”,事实上也是“千家注商隐”。越想注释,李商隐越遥远;越想解析,李商隐越模糊。更重要的是,他的影响超越时代超越国境。唐代诗人中,他“最具有现代感”。中国社科院文学研究所原副所长、中国李商隐研究会会长董乃斌认为,“现代象征主义诗派很难达到的境界,李商隐那儿早就存在了。”

    中国李商隐研究会原会长刘学锴说:“李商隐是中国诗歌史上最富艺术独创性的大诗人之一……他代表晚唐,又超越晚唐;他既古典又颇具现代色彩的诗,还将进一步走向世界。”

    李商隐的“现代感”,可以“对标”多位西方大师,“沉浸梦幻”如卡夫卡,“唯美轻盈”如王尔德……其作品,是具有高度审美价值的“纯诗”,是由思想、形象、语言及心灵情感共同构成的美的艺术体系。

    著名作家王蒙感叹:“李商隐的诗歌,对于文学传统是一个挑战。”

    ◎沁阳与荥阳

    史志所载,李商隐原籍怀州河内(今河南沁阳),祖辈迁荥阳。

    公元843年,刘稹叛乱,王茂元是唐王朝伐刘的一路主帅。李商隐是王茂元的女婿兼属下,他先后代王茂元写了三篇讨刘稹檄文,文中称刘稹叛军为“贼”“寇”“妖”,骂其“不忠不孝”“辱先祖神灵”等,大大激怒了刘稹。

    刘稹派人焚烧了李商隐的祖籍雍店村,在村外东原挖了李商隐家祖坟。这就是史书有载的“火焚雍店”。

    村民在雍店村原址东北方丹河渡口重建家园,取名新雍店,后简称“新店”。

    秋日,来到沁阳李商隐故里山庄镇新店村。现在的新店村,都是二层小楼,村中路宽阔整洁,路两侧家家植树种花,公共区域还设置有健身器械,架设着秋千架。正值秋收,玉米棒子在村路上摊成金灿灿的地毯。

    村民对李商隐有感情。村中成立有李商隐研究会,塑了李商隐像,建了李商隐展室,村小学的孩子,从小读李商隐的诗。

    “此地是李家祖籍地,老祖坟在这儿,他家后来才迁到荥阳去。”新店村民、沁阳民间文史爱好者冯清干说,“李商隐来过雍店多次,最早一次是他少年时候,后来讨伐刘稹时,他随官兵也来过。刘稹之乱平定后,李商隐把曾祖母从荥阳迁回雍店祖坟,和曾祖父合葬。”

    李商隐写过《河内诗二首》,沁阳的东湖等名胜,都出现在诗中。

    沁阳重视李商隐研究。“1998年,河南省社科院与沁阳市政府联合举办了李商隐学术研讨会;2001年,国内外48位专家又在这里召开了李商隐与中晚唐文学国际学术研讨会,都有成果面世。”沁阳市原文物局局长邓宏礼介绍。

    现在的新店村西南,一洗煤厂内荒草丛生,院内立着一通“雍店遗址”文保碑。1998年,沁阳市文物工作队,在此地下1.8米处,发现了原雍店村遗址,发现大面积炭木灰和被烧过的红色土块,与史料所载“刘稹遣牙将刘公直焚雍店”相吻合。

    荥阳,李商隐卒地。史书有载“(李商隐)客荥阳卒”。也有一说法,称他“还郑州,未几病卒”。

    荥阳“坛山之原”埋葬有李商隐“诸多家亲”,李商隐曾言“坛山荥水,实惟我家”。

    蒙蒙秋雨中,笔者抵达荥阳豫龙镇李商隐公园,它精致小巧,公园围栏、大石以及亭台上,都刻有李商隐诗篇。

    公园花木扶疏的深处,就是李商隐墓,它是郑州市文物保护单位。墓冢封土堆不大,满生杂树。墓旁有简介称,“李商隐墓位于荥阳市豫龙镇苜蓿湾村东南……李商隐墓对研究李商隐生平以及唐代政治、历史、文学艺术都有一定价值。”

    公园内还有一处蒿草遮蔽的“秋池”。其名,显然来自李商隐名作《夜雨寄北》:君问归期未有期,巴山夜雨涨秋池。何当共剪西窗烛,却话巴山夜雨时。

    立于秋池边,看细雨洒落草尖,水面微起涟漪,思绪回到唐朝。《夜雨寄北》据说写于公元854年,其时李商隐的妻子王氏已过世。诗到底是寄给谁的?他想和谁共剪西窗烛?这已是李商隐的秘密了。

    相关资料记载,“丹河东岸博爱县许良镇江陵堡村西北隅”,也有李商隐墓冢。

    名人多墓冢,也是寻常事。比如有资料称全国有8座杜甫墓。

    李商隐生前“四海无可归之地,九族无可依之亲”,一生坎坷清贫。他逝后1200余年,多地纪念,念念不忘,也是令人欣慰事。

    ◎一生襟抱未曾开

    李商隐自称和李唐王室同属李广后代。事实上,自他的父亲上溯到高祖,都是县令县尉级别的基层官员,他和弟弟,也要拼命读书考进士才能出头。李商隐,就是一个寒素之家的哀哀长子。他9岁丧父,陪母亲把父亲灵柩从浙江运回河南荥阳。回荥阳后,穷困到帮人抄写和舂米为生,但他“不废举业”,一直苦读。

    据沁阳人的说法,这一时期,因为雍店有“墓田”和族人,他第一次回雍店生活了一段时间。16岁,他受到太平军节度使令狐楚赏识,不到20岁入楚幕,“以其少俊,(令狐楚)深礼之,令与诸子游。”令狐楚教他写骈文,给他路费去考试。考多次,皆不中。25岁,他第四次(一说第五次)应试,有高官问令狐綯(令狐楚之子),你和谁关系好?令狐綯多次提及李商隐。当年,李商隐中了进士。

    也就是这一年,令狐楚过世。过世前,他让李商隐给自己起草遗表,让他奉丧回长安,这是拿他当自己人看的。

    26岁时,李商隐入了泾元节度使王茂元幕府,还成了他的女婿。其时有“牛(牛僧孺)李(李德裕)党争”,前后持续40年,很残酷。令狐楚属牛党,王茂元是李党。李商隐弃牛投李,让人大跌眼镜,国学大师陈寅恪讲“李商隐本应始终属于牛党,方合当时社会阶级之道德”。

    李商隐后半辈子一波三折的悲剧人生,盖缘于此。他被两党群嘲排挤,令狐绹做了10年宰相,从不帮他。他曾愤然写道:“莫近弹棋局,心中最不平。”明代著名学者胡应麟认为:“士君子出身,一有倚托后便去就两难,李错处不在忘恩,正在受恩初耳。然亦见当时党祸之烈,其微蔓如此。”清代名臣林则徐写《河内吊玉溪生》,为其抱不平:“江湖天地两沦虚,党事钩连有谤书。”

    党祸之烈,让李商隐两入秘书省,为时皆短暂,半生辗转多幕府,始终不得志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他投奔王茂元,除了娶到王茂元七女儿外(夫妻感情很好),于仕途并无帮助。他投奔王茂元时,李党弱势。等到唐武宗即位,李党头目李德裕重任宰相,他又因母亲去世丁忧在家,错过机遇。等他服丧期满,又到了唐宣宗时代,牛党卷土重来。之后,李党再没有翻过身来。他一生受尽党争之难,对朋党倾轧痛心疾首。他为自己哭过:“中路因循我所长,古来才命两相妨。”他为被李党排斥的萧澣哭过,他对遭牛党排斥的李德裕表示过同情。

    “对朋党执政,排斥异己,他认为很不正常。由此可见,他无意于朋党的。”学者侯孝琼、林从龙撰文分析。

    李商隐自身背负的党祸之烈,令他45岁郁郁而终。他逝后,好友崔钰奔丧,写《哭李商隐》:“虚负凌云万丈才,一生襟抱未曾开。”这是知己之言。董乃斌曾评价:“义山的悲剧,不是偶然性的个人悲剧,而是一个必然的社会性悲剧,它反映了晚唐社会矛盾的一个重要侧面,在当时大批怀才不遇的下层知识分子中具有代表性意义。义山诗歌的历史价值,就在于它们虽着重于个人命运的讴歌,却对晚唐社会风貌的一个重要侧面,作了深刻而艺术化的反映。”

    ◎一篇《锦瑟》解人难

    吴乔曾言李商隐是唐人中“自辟宇宙者”。其实,他在旧时代里也是呼风唤雨者。

    王安石曾说,唐朝人学杜甫学到家的,只有李商隐。当代专家分析,他得杜甫真传,是天性醇厚,深于诗多于情,像老杜一样“温柔敦厚,忠爱缠绵”“忧乐俱过于人”。

    他的诗,“永忆江湖归白发,欲回天地入扁舟”“天意怜幽草,人间重晚晴”“苍桐应露下,白阁自云深”,有浓烈的老杜味道。他的七绝,和李白有一拼。他的长篇五言诗,在韩愈之上。他写四六骈文,是当时顶级高手。

    他还是写了大量的无题诗,还有大量虽“有题”也看不懂的诗,迷离迷惑迷失,也让读者迷恋。这批诗作,既家喻户晓,脍炙人口,又歧义纷纭,莫衷一是。如两首著名的《无题》:“相见时难别亦难,东风无力百花残。春蚕到死丝方尽,蜡炬成灰泪始干……”“昨夜星辰昨夜风,画楼西畔桂堂东。身无彩凤双飞翼,心有灵犀一点通……”

    两首诗,用了大量意象和象征主义手法,每句都能看懂,又全都看不懂。是情诗又非情诗,“李商隐的多首情诗,让人觉得,他的爱情好像没发生过,不过是他生命中美丽的一瞬,或是一种奇特的悲悯与缠绵。现实里,缠绵常会幻灭,反而在神秘意境中,会一直发展。”台湾作家、美学家蒋勋分析。

    还有很多有题目的,读来也是一头雾水。如《锦瑟》《春雨》《圣女祠》《石榴》等等。

    比如《锦瑟》,“锦瑟无端五十弦,一弦一柱思华年。庄生晓梦迷蝴蝶,望帝春心托杜鹃。沧海月明珠有泪,蓝田日暖玉生烟。此情可待成追忆,只是当时已惘然。”诗中,他将典故、象征、意象等发展到极致。每个字眼都能打碎组合,产生新感受。都能懂,但李商隐到底想说什么?难解,解难。清人王世贞大呼“一篇《锦瑟》解人难”。

    比如《春雨》,“怅卧新春白袷衣,白门寥落意多违。红楼隔雨相望冷,珠箔飘灯独自归。”只讲情绪,浪漫神秘,对细节深婉描绘。“我觉得这是一个象征派诗人最个人化、最精炼的表达。”蒋勋评价。

    古典文学专家叶嘉莹写过一首《读义山诗》:“信有姮娥偏耐冷,休从宋玉觅微辞。千年沧海遗珠泪,未许人笺锦瑟诗。”叶先生诗大意是,李商隐的诗你不用牵强比附,去做指实解说。他的诗像千年沧海遗落的珠泪,是不许人给他作笺释注解的。

    现当代文学专家,看重李商隐作品的“现代感”。西方美学中,十九世纪末兴起“颓废文学”,代表人物是王尔德。王尔德和李商隐,都写月光、夜莺,写华丽与幻灭交替。所用意象极相像。蒋勋因此讲“我觉得王尔德是对李商隐最好的注解”。

    叶嘉莹则将李商隐与卡夫卡对比,她说:“两人作品,不是纯粹写实,不是纯然幻想,更非理性寓言和托喻,是真实生活在他们梦幻心灵之中的反映。两人取胜于人,在于他们自己最本质的心灵。”

    李商隐,他“自辟宇宙”,“心造手塑”了一个世界,首先拯救了自己,实现了自己,实现了平凡生命的无限超越。

    千年以降,一代代文人无望的眷恋和怅惘,也都在他那儿得到呼应,得到抚慰,得到释放。⸈

编辑:xuanchuanbu

上一篇下一篇